•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文化> 廬陵縱覽> >正文
    紅色家書映初心一代風范勵后人
    2023-01-13 10:32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文/何小文 湯根姬

    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的展廳中有一組別致的“百年家書”,常常引來觀眾的矚目:一幀用英文書寫的漂亮的明信片以及一封用鉛筆書寫的“家書”。

    明信片封面為一女話務員的圓形金邊頭像,頭像下是“恭賀新禧”四個金色隸書,封底為梅花的花瓶圖案,下方為“上海大東書局精印”文字。內頁為賀卡的內容,用英文書寫:MYSWEETHEARTMisslee。落款為CHENGBING。書信則是在普通的白紙上面用鉛筆書寫的豎行行書體字。

    當觀眾們知曉了這組文物背后的故事后,不禁對文物的主人——紅軍烈士陳毅安的那份鐵血柔情而感慨萬分。陳毅安寫給妻子李志強的54封家書中,還有一封是特殊的“無字信”。

    無償捐獻這些家書和明信片,并向大家講述這些書信來歷的便是陳毅安的遺腹子陳晃明。

    陳毅安,湖南湘陰人。1922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秋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1927年9月,陳毅安隨部隊參加了秋收起義后上井岡山,任工農革命軍第一師一團連長、營長,在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斗爭中屢立戰功,在黃洋界保衛戰中大顯身手。1930年6月,陳毅安任紅三軍團第八軍第一縱隊司令員,在長沙戰役中任前敵總指揮。1930年8月7日凌晨,陳毅安在掩護軍團機關轉移時壯烈犧牲,時年25歲。

    早在1921年,陳毅安與李志強相識并相戀,兩人開始寫書信,持續近十年。這些信寄托了青年戀人相濡以沫的情感,記述了陳毅安投身大革命的歷程。

    其中有一封信這樣說道:“現在我進了學校,老實不客氣對你不起了,也已經同別人又發生戀愛了,這個人不是我一個人喜歡同她戀愛,世界上的人恐怕沒有不鐘情于她,這個人,就是列寧主義。”陳毅安把列寧主義當作自己的戀人,把這種信仰當作了一生的伴侶去追求。即便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的血雨腥風中,陳毅安依然信仰不變。

    “思前想后,除了我們努力革命,再找不出別的出路,把一切舊勢力鏟除,建設我們新的社會,這個時候才能實現我們真正的戀愛……”信中堅定地表達了對信仰、對初心的恒守如一。

    在彈雨橫飛的井岡山斗爭歲月,陳毅安的信仰和初心依然沒有改變:“我天天跑路,錢也沒有用,衣也沒有穿,但是精神非常地愉快,較之從前過優美生活的時代好多了。因為是自由的,絕不受任何人的壓迫……”

    陳毅安還寫了一封十分特別的家書,而且這封一個字也沒有寫的“無字信”是陳毅安犧牲一年后,戰友按照他生前的囑托,輾轉從上海寄出的。因為陳毅安曾與妻子李志強有過約定:“如果我哪天不在人世了,我就會托人給你寄一封不寫任何字的信去,你見了這封信,就不要再等我了。”陳毅安犧牲的消息,李志強當時并不知道,直到7年后的1937年,李志強寫信給延安八路軍總指揮部,詢問情況。彭德懷給她回信:“同志為革命奔走,素著功績,不幸在1930年已陣亡,為民族解放中一大損失。”從此,李志強靠著思念堅強地活著。陳毅安雖然不在了,但作為兒媳的她一如既往地盡著孝道,這期間的不易和擔當,生活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和艱辛可想而知。1934年,李志強離別湖南湘陰界頭鋪鎮,到長沙考入湖南省長途電話局,依靠微薄的薪水養活年幼的兒子和年邁的母親。所幸陳毅安的遺腹子陳晃明乖巧、懂事,健康地成長,足以告慰先烈,安慰著李志強那布滿創傷的心靈。

    1955年新年來臨之際,遷居北京的李志強翻出當年陳毅安寄給她的那幀賀年明信片??粗菐仔惺煜さ淖煮w,李志強仿佛又見到了年輕俊朗的戀人。于是,她提筆在明信片上作了注釋:“1922年元旦,毅安送我的賀年拜片,誰知我也好似拜片上的女士一樣,我也學成了一位為人民服務的話務員。此片是三十年前的紀念品,真可貴也……”

    2021年的清明時節,江西衛視《社會傳真》欄目邀請陳晃明教授及其兒子陳正烈將軍等人,以講述紅色家書的方式紀念陳毅安烈士,而我們有幸參與其中,并得以當面再次聆聽陳晃明教授講述父母的“紅色家書”故事——

    “90年前,我剛出生不久,母親李志強就收到了這樣一封無字信。頓時,原本盼望丈夫消息的滿心期待變成了奪眶而出的洶涌淚水……收到這封無字書信的時候,我母親就放聲大哭,知道我父親為革命已經犧牲了……”

    從陳晃明教授的講述中,我們深切地感受到,這封無字信和幾十封家書從此就成為了李志強一生守護的摯愛。在陳晃明的心里,父親陳毅安的生命永遠定格在25歲。在他心目中,父親陳毅安是一個浪漫的人,寫給母親54封書信,情深義重。他是一個風趣的人,信上說愛上了別人,這人叫列寧主義。他更是一個忠于信仰的人。

    紅色家書映初心,一代風范勵后人。在母親李志強的呵護和黨組織的關懷下,陳晃明成長為著名的中國工程光學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教授。他沒有忘記井岡山,沒有忘記父親曾在井岡山浴血奮戰過。陳晃明多次來井岡山尋訪父親的足跡,并帶著兒子陳正烈及孫子、曾孫一同瞻仰井岡山烈士陵園,實現了一家五代人登臨井岡山的愿望。1983年3月,李志強因病去世。1990年,陳晃明再一次踏上了井岡山這片紅土地。這一次,他是遵循母親生前的遺囑,千里迢迢把父親的忠骨和母親的骨灰合葬在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烈士陵園。

    2003年10月,陳晃明電話告知井岡山革命博物館,想把父親陳毅安1922年寫給母親李志強的賀年明信片贈給博物館。為此,博物館專門派出陳列部主任陳國祿等人前往接收。收藏的這張賀年明信片成了珍貴文物。

    時間到了2015年春,陳晃明教授把當年父親寫給母親的書信54封,做了一本復印件書信集,寄給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保存。

    于是,這些陳毅安和李志強高尚革命愛情的見證物,就這樣永遠存放在了陳毅安為之戰斗過的革命搖籃井岡山。

    2022年12月3日,陳晃明因病醫治無效,永遠離開了我們。但是,陳毅安烈士偉大的革命信仰和革命精神依然在中華大地上傳承交匯。

    責任編輯:劉臣
    舉報電話:0796-2199795舉報郵箱:jgsdaily@163.com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性色aV九九无码免费看|国产成人在线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嫩草影院AV|特黄av毛片免费在线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