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文化> 廬陵縱覽> >正文
    江洲書聲傳萬里 古心德潤耀千秋
    2023-02-03 09:40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文/郭明元

    江萬里(1198年—1275年),字子遠,號古心,江西都昌府前江家人,進士出身,南宋名相、愛國英雄、政治家、教育家和理學家。其一生為學精勉,辦學卓異,做官清廉,為人剛正,報國忠貞,堪稱古今之完人,千古之楷模。被譽為明代“開國文臣之首”的宋濂在《止水亭銘》中贊曰:“江公之名,與水同清;江公之節,與水同潔。水則清清,人則英英。千古此人,千古此銘。”

    為學勤勉 才華橫溢

    江家書香門第,世代業儒。江萬里祖父江轔,一生隱居,教授鄉里。父親江燁,登進士第,一生專治程朱理學?;蛟S是受到家庭環境的熏陶,江萬里幼時讀書,就顯示出其神雋穎異,富有靈氣。他5歲進入私塾讀書就能一目數行,稍予指引,即能朗朗成誦。江萬里年少時跟隨祖父、父親學習《四書》《五經》和朱熹的學說,尤其精研《周易》,18歲赴古代四大書院之首的白鹿洞書院深造,師從朱熹的弟子林夔孫學習程朱理學,后又游學隆興府東湖書院。嘉定十五年(1222年),江萬里貢入太學?;侍于w昀(后來的宋理宗)常研讀他的文章,并贊不絕口,曾書“江萬里”三字于幾硯之間激勵自己。

    秉承家學和書院教育,江萬里才華橫溢,文思泉涌,于寶慶二年(1226年),登進士第,其殿試策論《郭子儀單騎見虜》見解精辟,文辭洗練,表露對唐代重臣郭子儀不顧個人安危的過人膽識和愛國情操的仰慕之情,表明自己懷抱為國爭光、為國效力的信念。主考官閱后稱贊不已,欣然批道:“寫得子儀心事出,立意深而措辭妙,嘆惜之意溢于言外,高古之文也。”該文一時為朝野爭相誦讀,被當朝教諭魏天應編入《論學繩尺》中的《論訣》卷,成為當時太學生必備的應試輔導資料。

    江萬里學識淵博,功底深厚,是個著名學者,其才學在當時堪稱一流,曾任秘書省正字、校書郎、秘書郎、著作佐郎、著作郎等職。史書稱江萬里“問學德望,優于諸臣”“議論風采,傾動一時”?;实墼谥v筵時,每當問及經史疑義及古人姓名,進士出身的權相賈似道對答不出,江萬里常從旁代答。宋度宗在《乞言丞相萬里公詔》贊曰:“卿以淳心正學,輔國視政,起賢遠識,為時奇艾,若朝廷之典章,軍國之機務,生民之休戚,政治之得失,皆常履而知矣。”

    熱衷教育 興學化民

    江萬里一生熱衷于教育事業,熱心于創辦書院,倡導教育為本,人才當先,獎掖后學,不遺余力,率先垂范,身體力行。他一生游學過三所學校(白鹿洞書院、東湖書院和太學),又創辦了三所書院(白鷺洲書院、宗濂書院和道源書院)。他創辦的三所書院均得宋理宗賜匾,這在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尤其是其創辦的白鷺洲書院,薪火千載,俊賢輩出。

    為使吉州士風淳正,鄉俗質厚,出任吉州太守的江萬里即著手創辦吉州最高學府——白鷺洲書院。他說:“某自入境以來,允為教化,為政先務。”他把興學化民提到為政之先的重要位置。

    江萬里是理學大師朱熹的再傳弟子,是位造詣很深的理學家。在吉州任職時,正遇上宋理宗大倡理學,而吉州又是理學先驅周敦頤、程顥、程頤的過化之區,因此,江萬里決意創辦書院,將書院辟為闡揚理學的基地。

    淳祐元年(1241年),江萬里見白鷺洲江水環繞,清幽雅靜,令筑精舍,設講堂,興教育,創辦了白鷺洲書院,并自任山長,講學其中,“載色載笑,從容于水竹間,忘其為太守”??ぶ锌⌒阌诖饲髮W,如沐春雨,如坐春風。

    白鷺洲書院以“敦教化、興理學、明節義、育人才”為辦學宗旨,恪守“不獨以文章取科名而已,愿以行己有恥為第一義”的辦學理念。由于辦學目的明確,教育有方,白鷺洲書院正氣滿盈,學風濃厚,生機勃勃。寶祐四年(1256年),生員文天祥高中狀元,吉州39人同登進士第,占當年進士全榜九分之一,為全國之最,震動朝野,宋理宗親賜“白鷺洲書院”匾額褒揚。

    從此白鷺洲書院名揚全國,廬陵文風亦為之大振。白鷺洲書院自創辦之后,培養出了如文天祥、劉辰翁、鄧光薦、劉子俊、劉沫、劉南圃、聶濟、聶吉甫、陳偉器等愛國志士和愛國詩人。

    可以說,江萬里創辦白鷺洲書院開啟了廬陵文化鼎盛的新階段。明建文二年(1400年)和永樂二年(1404年),廬陵舉人連續兩榜囊括狀元、榜眼、探花,成就了“三千進士冠華夏”的輝煌。正如《白鷺洲書院志》所言:“自文忠公創書院,而后制科飆舉,名碩云蒸,幾宇內之半。”

    廬陵文化成為江右文化重心,白鷺洲書院功不可沒,江萬里功不可沒。江萬里晚年回憶自己一生的作為時,常感嘆“平生士氣之樂,惟鷺洲一事”。愛國詞人劉辰翁《鷺洲書院江文忠公祠堂記》載:“先生閑居,其志念在國家,其精神在廬陵。”

    江萬里對興辦教育情有獨鐘,目的在于興學化民,傳播理學,培育人才。他教育培養了一大批擔當大任、保家衛國、彪炳史冊的愛國志士,不愧為一位杰出的教育家。

    清正廉明 心系天下

    江萬里一生三度為相,宦海幾度沉浮,為官九十一任,經歷理宗、度宗兩朝。他對國盡忠以報,對民盡心以待,為官清正廉明,從出任地方知州、知府、轉運使、安撫使,到擢升中央刑部侍郎、吏部尚書、參知政事、左丞相兼樞密使等,江萬里都能潔身自好,清廉自守,秉持公心,不謀私利,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曾賦詩明志:“萬里為官徹底清,舟中行止甚公明。如今若有虧心事,一任碧波深處沉。”“去國離家路八千,平生不愛半文錢。蒼天鑒我無私意,莫使妖禽夜叫冤。”這彰顯了江萬里光明磊落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全心全意為民的人格風范。

    江萬里廉勤愛民的品格與他的家庭教育有關,其《水調歌頭·壽母》云:“吾二老,常說與,要廉勤。廬陵幾千萬戶,休戚屬兒身。”江萬里自小沐浴著家傳“廉勤”之風,以至成人后滲入其品行之髓。面對元軍的金錢利誘,江萬里堅守廉正,絲毫不為所動。他在《嘲元宰相》詩中寫道:“釣得金鰲休便休,何須垂上釣魚鉤。昨宵試向江頭望,明月蘆花別是秋。”

    江萬里“其為人好善,有憂天下之風;將以道覺民,有思匹夫之志”。文天祥頌曰:“先生早以言語妙天下,中以政事動中朝,后以氣概風度上結人主之知,而下為四海所傾慕,則先生都范(仲淹)、馬(司馬光)之望于一身。”江萬里關心民疾,有口皆碑,所到之處興修農田水利,扶助農桑生產,發展社會經濟。史載江萬里每到一處任職,當地民眾“莫不舉手加額”,為之舞之蹈之。

    江萬里認為:“良農竭力盡分,勝如士大夫文貌虛偽。”他在《知螺江府勸農詩》中說:“農豈猶需我勸農,且從人意卜年豐。喜聞布谷聲聲急,莫為催科處處窮。父老來前吾語汝,官民相近古遺風。欲知太守樂其樂,樂在田家歡笑中。”此詩寫出了江萬里勸課農桑、與民同樂、共話豐年的喜悅心情和良好祝愿。足見官民關系之融洽、感情之深厚,體現了江萬里心系百姓、仁政樂民的情懷。

    文天祥在《賀江左丞相除湖南安撫使判潭州》一文中,這樣高度贊譽江萬里:“修名偉節,以日月為明,泰山為高;奧學精言,為天地立心,生民立命。”

    剛正不阿 直言敢諫

    江萬里出身于書香門第,從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又受到先賢先哲的影響熏陶,有著剛正耿直、敢作敢為的秉性。

    “君子只知有是非,不知有利害。”這是江萬里一生堅守的君子之道。江萬里抱著為國為民、做個正人君子的目的活在世上,對權奸惡霸、貪官污吏深惡痛絕。

    淳祐五年(1245年),宋理宗眼見朝綱日崩,寄厚望于江萬里“懲宿弊而新之,祛奸逐邪”。赤誠耿直、剛正不阿的江萬里不懼權貴,整頓朝綱,任用賢才為政,遭到一幫奸臣的妒忌,引起朝中主降派官僚的極大不滿。他直言陳奏,對玩忽職守、阿附權貴、禍國殃民的林光謙、袁立儒、宣璧、王至、劉棫、施逢辰、劉附等七人進行彈劾,使他們受到不同程度的貶黜和處罰。

    對丞相史嵩之怙勢擅權、結黨營私、陷害忠良,江萬里會同臺諫官員一起上疏論列。他不顧主降派反對,奏請理宗啟用趙葵主持兵事,使主戰派一度得以執掌朝政,為此屢遭主降派忌恨、攻擊。

    權臣賈似道,賄賂公行,廣植黨羽,專橫跋扈,奸猾禍國,江萬里每每建言獻策上奏朝廷均觸犯賈似道,新任左丞相兼樞密使之職僅四個月就被排斥罷免。對于宋度宗欲拜留賈似道之舉,江萬里正氣凜然說道:“自古無此君臣之禮,陛下不可拜。”

    咸淳六年(1270年),元軍圍攻襄陽,形勢危急。江萬里深以為憂,提出解圍良策,屢請派援軍救護,賈似道不許。江萬里仍固請增兵,投降派上書彈劾,逼迫江萬里辭去左丞相職務,貶往福州任地方官。國學生胡洪范上疏斥責賈似道專權誤國,賈似道聞聽大怒,羅織罪名欲置胡洪范于死地。國子監諸生伏闕申救,不允。江萬里挺身而出,抗疏力救,終使胡洪范逃脫了賈似道的陷害。

    江萬里胸懷坦蕩,正氣浩然,制敕稱其為“骨鯁之臣”。他“極力破權門之死黨,奮身主善類之齊盟”“遇事敢言,繼而盡節,所行皆忠孝事,所言皆忠孝訓”,不愧為國之良臣。

    忠節義烈 慷慨殉國

    江萬里生活在“國事日非,國土日蹙”的南宋偏安的年代,他一生“志念在國家”,與南宋共命運。

    咸淳九年(1273年),蒙古大舉南侵。宋度宗臨危下詔,76歲的江萬里以耄耋之軀,受王命驅馳于湖南,出任安撫大使兼知潭州(今長沙)。

    目睹時局如江河日下,江萬里遂會見了湖南提刑文天祥,叮囑他擔負起抗元衛國、匡扶社稷的重任。江萬里慨然而道:“吾老矣!觀天時人事當有變,吾閱人多矣,世道之責,其在君乎,君其勉之!”

    不久,戰將張世杰專程前來拜訪并求教江萬里:“國事至此,丞相何如?”江萬里答道:“力不能報朝廷,唯有一死耳。”

    咸淳十年(1274年),元軍水陸并進,直取都城臨安,南宋大勢已去,危在旦夕。時江萬里已77歲,年老體弱多病,料國事已非己力所能挽回,便辭職隱退,獨居饒州芝山,鑿池為“止水”,表示將于此以身殉國,命止此水。

    德祐元年(1275年)二月,元軍攻破饒州,知州唐震殉難,通判萬道同降元。退居在家的江萬里眼見國破家亡,不禁肝腸寸斷。元軍至其第,欲屈之以降元,江萬里誓死不降,執門人陳偉器手,與之揮淚訣別:“大勢不可支,余雖不在位,當與國共存亡。”言畢,偕子江鎬及左右和家人相繼從容投止水池殉國,希望以自己及家人之死喚醒“天下忠義節烈之士聞風而起,聚集萬千眾人之力,保江山社稷不移腥膻,道德文章不墮宇內”。其忠君愛國、為國捐軀的壯舉,驚天地,泣鬼神。

    后來,抗元將領張世杰收復饒州,得悉其事,奏報朝廷,朝野聞知,為之震動,朝中大夫其所識與不識者,聞之莫不傷心流淚。文天祥更是哭曰:“星折臺衡地,斯文去矣休。湖光與天遠,屈注滄江流。”宋恭帝也輟朝志哀,并詔贈太傅、益國公,后加贈太師,謚號“文忠”。

    詩人李正喻以《止水亭懷古》賦詩道:“大倫君與父,忠孝天地經。為臣死國難,轟烈動日星……全家俱殉難,百口無遺丁。死忠兼死孝,彪炳史冊馨……”江萬里舉家慷慨赴死,以身殉國,譜寫了一曲響徹云霄的愛國主義壯歌,其氣壯山河的愛國精神在中華大地,風行萬里,燭照千秋。

    江萬里一生堅守古心,不忘初心,培育丹心,鑄就忠魂。他“惟德至厚,惟仁至尊,名香千古,昭昭乾坤”。千百年來,人們傳頌他的英名事跡,贊嘆他的浩然正氣,弘揚他的崇高精神。他不僅直接影響了包括文天祥、劉辰翁、鄧光薦、張世杰、羅開禮等在內的南宋末年大批愛國志士,也激勵著一代代中華兒女秉正養氣,舍生取義,仁民愛國。

    責任編輯:劉臣
    舉報電話:0796-2199795舉報郵箱:jgsdaily@163.com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性色aV九九无码免费看|国产成人在线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嫩草影院AV|特黄av毛片免费在线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