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文化> 廬陵縱覽> >正文
    萬安圍屋的繁衍秘史
    2023-05-19 10:00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文/肖岱蕓

    贛南圍屋一般分布在贛江源頭,章貢兩江合流后圍屋極少出現。處在郁孤臺下的萬安縣澗田鄉益富村水坑村有一處圍屋極為顯赫,這座圍屋的名字叫增文堂。

    圍屋平面呈“回”字形,占地面積3696平方米,建筑布局分七縱一橫,圍長66米,寬56米,共有房間246間。圍內房屋構造均為兩層硬山頂建筑,用材簡單,包括生土、土坯、青磚、卵石、木材等,工藝古拙。圍外鋪有鵝卵石錢紋地面,門前有口月牙形水塘。正面設有五扇門,正門是青磚平砌的門樓,門框是紅米雕花條石,從門樓進入圍屋有一小院,為兩井三進式布局,院內正中是家祠增文堂,左邊置四排廂房,開三扇巷門,右邊置兩排廂房,開一扇巷門,左右兩側廂房各有小天井。圍屋后橫置的一排房屋與左右廂房連接,將整座圍屋封閉,一扇后門與外界溝通。

    增文堂是黃氏族人黃日恒兄弟紀念先祖的家祠,堂號取自其祖父黃若曾和其父親黃文名中各一字,或許是心懷增子增孫的期望,故將“曾”改為同音的“增”,取名“增文堂”。該堂是圍屋內建筑工藝最高,裝飾最精美的地方,設在圍屋內核心位置。堂中央懸掛清乾隆十六年朱紅色底金黃色字皇帝敕封的御匾,凸顯圍屋的百年榮耀,蘊含圍屋的不凡歷史。

    增文堂建筑風格獨特,外形保留了閩西、贛南圍屋堡壘式結構,但沒有閩西、贛南圍屋森嚴與封閉,增文堂有六扇門與外溝通。圍屋布局合理,構筑精巧,外圍宏偉大氣,內圍緊湊適用,采光通風極好,冬暖夏涼,創造了土地節約集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人居范式的典范。

    增文堂肇始于康熙己亥年(1695年)。黃氏族譜載,增文堂黃氏后裔黃日恒記述:“五世兩遷,家門零落,先人之緒將墜矣。余祖父披荊斬棘,開墾入籍,始居于水背,勤勞敦厚,創業乘家,至己亥復架數椽于瑞溪。歲丁未余父溘然逝矣。至丁巳年,余偕弟日慎又重創屋宇及買門前田土,而屋之基址乃備然貧窮不能恢擴。”這份寫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的自述,完整地表述了增文堂建設的大致過程。第一階段是黃若曾父子的“結廬”時代,第二階段是黃日恒、黃日慎兄弟的“創建”時代。

    現場考察,圍屋右一縱房屋與圍屋內其他縱房屋存在明顯差異,尤其是建筑用料上表現出來的簡樸。三百多年過去,建筑的基礎已經裸露出卵石和石頭,卻少有青磚,這一特征說明增文堂始祖在“結廬”時代的艱辛。同時這一縱房屋與其他縱向和橫向的房屋還明顯表現出“脫節”的特征,這應該就是己亥(1695年)黃若曾父子“復架數椽于瑞溪”的產物。如果說僅此一縱房屋屬于“結廬”時期的建筑,那么增文堂圍屋并不是形成于康熙己亥年(1695年),它的形成應該是黃日恒兄弟在繼承祖業的基礎上,創造性采用圍屋形式建設的結果。

    萬安客家人的房屋多為干打壘的建筑,這一處唯一的圍屋形制讓人頗感驚訝。黃日恒兄弟為什么采用圍屋的建筑形式,這是否與家族繁衍的夢想有關?

    當地傳說當年有一官員經過水坑,遠看房屋背靠青山,面朝秀水,如坐靠椅,蓄勢待發,疑為藏龍臥虎之地,遂下馬步行以示敬意。他近前卻看到屋靠山脊,于是登馬飛奔頭也不回。不管這個故事是真是假,說明水坑黃氏在結廬時期并不講究風水,更多關注的是如何建房省錢,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客家人遷徙的艱難歷程。增文堂黃氏遠祖久居江夏(武漢),近祖以贛南為中心,輾轉于閩粵贛邊,而圍屋在閩粵贛又相當普遍,采用圍屋的形制或許與黃氏先前的居住地有關,或許也包含了黃氏兄弟對于家族繁衍的新的期待和向往。

    黃氏族譜載,黃日恒寫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的自述中說:“謹按始祖宗信公,字質甫,號介軒,虔南寧都人也。二世遂居龍川洋貝義城,傳至瑜公,肇基本里石頭湖,生子五,余祖公行四,遷本邑泗都家焉,生子棟,棟公生子二永政永敬。政公生子一若曾。敬公生子三若苔若燕若足。苔乏嗣。燕公生子一秀龍,足公生子一應龍。秀龍公生子二日選日舜,應龍公生子二日沄日池。若曾公生子余父文公,自康熙三年歲次甲辰攜余父徙居江右萬安甘溪,而永敬公之子若孫亦先后來居于此。”根據這個記述,增文堂黃氏萬安開基應是康熙三年(1664年),31年后輾轉至水坑增文堂開基。而更為明顯的是,黃氏不是舉族遷徙,而是舉家而遷。

    關于增文堂黃氏的境況,黃日恒也有回憶。按照黃日恒的自述,黃氏在結廬時期生活極其艱難,而且在當地也不是大族,因而飽受欺凌,這樣的境況直至黃日恒貢出后才有改觀。從這個意義上講,當年黃氏兄弟之所以采用圍屋的建筑形式,正是出于緊密團結族人,共同抵御外人欺凌的需要。

    從黃氏族譜中看到,黃日恒在增文堂黃氏繁衍中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在家族繁衍中主要的成就不僅是開創了增文堂的繁衍新紀元,而且他把祖先的墳塋遷往一處,讓這個飽受欺凌的家族從此有了精神依歸。事實上在增文堂黃氏后人中,黃日恒的影響同樣巨大,很多人認為他做了大官,得到了皇帝賜匾,因而成了增文堂黃氏的最高榮耀。過去增文堂家祠中正廳高懸乾隆御匾,乾隆封賞的是黃日恒的父母,敕封黃日恒父親黃文為修職佐郎,黃日恒之母鄭氏為八品孺人,封賞的時間為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此時黃日恒在干什么呢?據同治九年《進賢縣志》載:“黃日恒,萬安人,歲貢乾隆十五年任。”這樣低層級的基層官員,能得到皇帝如此大的封賞,這只能說明黃日恒必有常官不及之處??上У氖峭尉拍辍哆M賢縣志》對于黃日恒的記載除了這簡短的一句話之外,再無其他的記錄。

    一座老建筑,保護它,就是留下一段不朽的遷徙史;激活它,就是再現一個家族的繁衍史。

    責任編輯:劉臣
    舉報電話:0796-2199795舉報郵箱:jgsdaily@163.com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性色aV九九无码免费看|国产成人在线免费观看|国产精品嫩草影院AV|特黄av毛片免费在线欣赏